我要报名

  • 电话:010-52855087
  • Q  Q:611988896
  • 新浪微博:星锋尚
  • 邮箱:611988896@qq.com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文化产业园B4-2

公司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星锋尚> 公司动态 > 详情

试音 | 4部试音稿,只等你来挑!

各位参与试音的小伙伴们,赶快行动起来吧,请把录音的小样文件保存为MP3格式,多篇可把小样放在文件夹里,文件夹名称标为"姓名+电话",快来参加试音吧。


要求:普通话标准,角色感强,专业设备录制。


投递邮箱:611988896@qq.com
联系电话:15810192543(同微信)
截止日期:2017年9月25日晚上12点

★ 下面有4部试音稿,分别要求了男女主播,试音时,请看好要求


试音稿 01

男 声


悬疑推理题材,试音要体现出个人的旁白叙述和角色演绎能力


故事简介:伦敦沃芬顿剧院门口大排长龙。一名排队买票观赏歌舞剧的男子,被发现死在队伍中,背上还插着一把银亮而邪恶的匕首。奇怪的是,排在死者前的人居然都不知道死者何时遇害,死者身上也没有任何足以辨识身份的物件。"儒雅神探"格兰特亲自出马侦破此案,一路势如破竹,嫌疑犯手到擒来。大功告成之际,探长的第六感却让他对案情产生了新的迷惑……


  命名:01+演播名


"碧姑姑,"简一边朝着自己的热汤吹气,一边大声地问道,"是诺亚比尤利西斯厉害,还是尤利西斯比诺亚厉害呢?"


"简,别用你的勺子尖儿戳东西吃。"


"可我就是不会用勺子边儿挑面条吃嘛!"


"露丝就能。"


简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孪生姊妹,后者正扬扬得意而又不失风度地摆弄着细面条。


"可她比我会吸嘛!"


"碧姑姑的脸好似一种名贵的猫儿。"露丝悄声对简说,还不忘朝她姑姑瞥一眼。


碧心里觉得这个形容倒还贴切,可同时也希望,露丝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可别打着什么鬼主意才好。


"不嘛,到底谁最厉害吗?"简又回到方才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上——她就是这么个好刨根问底的孩子。


"只能说是谁'更加'厉害。"露丝纠正道。


"是诺亚还是尤利西斯呢?西蒙,你觉得会是谁呢?"


"尤利西斯。"当哥哥的终于开了金口,可眼睛却还盯着报纸不放。


到底是西蒙,碧心里暗想,这孩子能够一面看着纽马克特的赛马名单,一面往汤里撒胡椒,同时还能听见别人讲话哩!


"为什么啊,西蒙?为什么是尤利西斯啊?"


"就因为他得不到诺亚那么好的天气预报服务。你还记得上次'火光'在自由障碍赛里的排位吗?"


"哦,这可扯得有些远啦。"碧说道。


"西蒙,成人礼是不是跟结婚礼有点儿像呢?"


问话的换成了露丝。


"大体上要更好些。"

"是吗?"


"至少在自己的成人礼上,你可以留下来跳舞跳到半夜。可在婚礼上就不成啦。"


"我偏不,我也要在自己的婚礼上跳到半夜去。"


"我才不管你呢。"


哦,老天,碧暗自思忖,别的人家在饭桌上想必也免不了拌嘴,只是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应对。怕是自己管教不严吧?


她又低头看了看这三个埋头吃饭的小脑袋,再朝着埃莉诺那张依旧空着的座位瞧了瞧,心里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做得称职不称职。自己对几个小孩的照料会让哥哥比尔和嫂嫂诺拉心满意足吗?倘若奇迹发生,他俩突然走进家门,一如生前那副年轻俊美、神情愉悦的样子,他们会不会说:"噢,好啊,都是我们设想中的样子,就连简这邋遢的模样也恰到好处。"


碧瞧了瞧简,慈祥地笑了。


这对孪生姐妹即将年满十周岁,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话是这么说,也仅限于遗传学角度而言。抛开相貌上的相似,姐妹俩可谓是性格迥异,区分起来也并非难事。她们都有一头淡黄色的直发,同样骨架纤瘦的面庞和白皙的皮肤,就连目光盯着你看时的那丝挑衅意味也别无二致;可相同点到此就算戛然而止了。简穿的是条相当邋遢的马裤,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上衣,外头还卷曲着羊毛绒的饰边儿。小家伙梳头从不用镜子,只是胡搅蛮缠地绾起来,再用一根褪回铁色的圆形发卡夹住,模样好似老式的发髻。她的眼睛有点儿散光,只有遇到个"大腕儿"的时候,才会习惯性地戴上那个角质镶边的眼镜。平常,这眼镜都放在她的屁股兜里,免不了时不时地要被压过来、碾过去又坐上去,硬生生地叫她弄坏了好几次。而每次眼镜一坏,她又不得不从存钱罐里拿出零花钱,自负亏损,这让她可怜兮兮的,总是处于破产的边缘。简每次去牧师家上课时,都骑着一匹叫作"四柱"的花白老马;双腿像麦秆一样分跨在马儿两侧。"四柱"愈发地像个运输工具,早已不复当年骑乘良驹之勇了;因此,它倒也甘心,听凭简把自己这壮硕的体魄当羽毛垫子玩弄了。



试音稿 02

男声或女声


悬疑推理题材,试音要体现出个人的旁白叙述和角色演绎能力


故事简介:公认推理史上一部不存在死亡的推理小说。一位失踪近一月之久的十六岁在校女生指称被法兰柴思大屋的主人——一对母女——所诱拐并强迫她做女佣,进而被软禁在法兰柴思。但当警察带这个女孩来法兰柴思指认时,这母女声称她们既不认识,也从未见过这女孩,但她却能准确地说出房间的格局,摆设,甚至这对母女的日常用品。


一个谎言贯穿故事始终,但最终却让我们感受到了"舆论杀人"的力量。


  命名:02+演播名


"是布莱尔先生吗?"一个低低的女声传来,这种声音通常都会给人一种自信满满的感觉,可此时罗伯特觉得对方好像有点儿气喘吁吁或者说惊慌失措。"哎呀,幸亏你还在!我还担心你下班了呢!布莱尔先生,你不认识我,我叫夏普,玛丽恩·夏普,我跟我母亲一起住在法兰柴思,就是位于拉伯洛路上的那栋房子,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布莱尔说。他跟玛丽恩·夏普有过几面之缘,米尔福德就这么大,镇上的人他都见过。玛丽恩是吉卜赛人,四十岁左右,个子高挑,身材瘦削,肤色本就偏黑,还总爱戴着明晃晃的丝绸方巾,更显得她黑黝黝的。她通常会在早上开着一辆千疮百孔的老汽车去购物,车后座笔直地坐着她白发苍苍的母亲,老太太端庄优雅,颇有几分气势,好像总在无声地抗议着什么,与周遭有些格格不入。侧面看,夏普老太太有点儿像惠特勒笔下的母亲;正面看,她的一双浅色眼睛透着冷漠,冒着精光,似海鸥的眼睛一般锐利,不禁让人联想到女巫的眼睛。总而言之,这老太太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你不认识我,"电话里的女声继续说道,"但是我在米尔福德见过你,你看起来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我需要找一位律师。现在就需要,片刻不能耽误。我们只跟一位律师打过交道,他现在在伦敦——在一家伦敦的公司,我是说——这家公司不是我们的,他们帮我们处理过遗产继承的事情。我现在遇到了麻烦,需要法律帮助,就想到了你,希望你能——"


"如果是你的车——"罗伯特开口道。"遇到麻烦"在米尔福德只意味着两件事:一、需要确认非婚生子女的生父;二、违反了交通规则。既然这案子与玛丽恩·夏普有关,那就只能是后者,话又说回来,是前者还是后者并无多大区别,因为布莱尔&海伍德&贝内特律师事务所不接这类案子。他会把这案子转交给街那头的卡利,卡利是个活泼开朗的小伙子,特别喜欢处理诉讼案件,大家公认他非常有手段,就算是魔鬼也能被他从地狱里保出来。("取保候审!"一天晚上,有人在玫瑰皇冠酒店说道,"他可比这厉害多了,他能让我们所有人为一个罪犯签名证明清白。")


"如果是你的车——"


"车?"她有些茫然地重复着他的话,好像无法理解这个词的含义。


"哦,我懂了,不是,哎呀,不是,我说的不是那回事,是更严重的事情,跟苏格兰场(警察厅——译者注)有关。"


"苏格兰场!"


罗伯特·布莱尔是个秉节持重的小镇律师和绅士,苏格兰场对他而言就像世外桃源、好莱坞或者是跳伞一样,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神奇存在。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与当地警方一直都是相处融洽,互不叨扰,与犯罪活动更是毫不沾边。若非要说他与苏格兰场有什么关系,他有时会与当地的警探打打高尔夫,警探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水平却十分有限,偶尔能超常发挥打到第十九洞,这时他常常乐得不知所以,也会不经意提到自己的工作。


试音稿 03

男 声


悬疑推理题材,试音要体现出个人的旁白叙述和角色演绎能力


故事简介:一位年轻人醉死在火车上,同车的格兰特探长无意中捡到死者生前涂写在报纸角落的几行奇怪的诗句,多年办案所形成的直觉,以及对长相的特殊判断能力,使他确信这是一桩凶杀案。休假中的格兰特凭借一已之力展开一系列锲而不舍的调查。  追查证据的历程异常辛苦,眼看着最后一丝线索都中断了的时候,凶手却自己招认了……


  命名:03+演播名


艾伦·格兰特看着调车场的灯光浮在满是蒸汽的窗户上,从眼前划过,听着车轮咔嗒咔嗒驶过铁轨道岔,发出轻柔的声音。他满心欢喜,因为旅程的终点即是夜晚煎熬的结束。这一夜,格兰特都消磨在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去打开通往走廊的门。他十分清醒地躺在昂贵的床垫上,一小时一小时地冒着汗。他之所以冒汗不是因为卧铺房间太热——空调工作得出奇地好——而是因为这个房间相当于"一个狭小密闭的空间"。唉,可悲!唉,可恶!唉,可耻!在普通人看来,卧铺房间仅仅是一个整齐的小屋,里面有一个铺位,一个洗手盆,一面镜子,各种大小的行李架,提供的可展开可收起的架子,能存放贵重物品的精美小盒子,还有一个挂表的挂钩。但是,对于一个新入住者,一个悲伤失落、焦虑不安的新入住者,它就是一个狭小密闭的空间。


医生称之为劳累过度。


"放松,浏览一会儿书刊。"医生温坡·斯特里特一边说一边把一条优雅的腿架在另一条腿上,并欣赏着跷起的二郎腿。


格兰特无法想象让自己放松,他把浏览视为一个令人憎恶的词语,一种让人鄙视的消遣。浏览,一张堆积如山的桌子,一种漫无目的地满足动物的欲望。浏览,确实如此!这个词语就连声音都是种罪过。一种枯燥乏味。


"你有什么爱好吗?"医生问道,并将欣赏的目光移到了他的鞋上。


格兰特简短地说道:"没有。"


"假期时你做什么?"


"钓鱼。"


"钓鱼?"心理医生说着便收回了他自恋的眼神,"你不认为那是一个爱好吗?"

"当然不是。"


"那么你说它是什么?"


"某种介于体育和信仰之间的东西。"


温坡·斯特里特面带微笑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向他保证,治愈只是时间问题。时间和放松。



试音稿 04

男 声--声音稳重成熟,有过重大历史题材作品者优先


革命历史人物传记题材,试音要体现出个人的旁白叙述和角色演绎能力


  命名:04+演播名


时光的指针定格在1922年。自辛亥革命起,在仅仅十一年光阴里,四川督军的更迭便达到九次以上,各方诸侯及势力你争我夺,各不相让,令巴蜀陷入了一个类似于春秋战国的混战局面。


到1922年6月中旬,川军史上又爆发了著名的一、二军之争。所谓一军,是指川军第一军,军长为但懋辛,以熊克武为领导,属于广东国民党体系。所谓二军,是指川军第二军,军长为杨森,以刘湘为领导,当时主要依附于北洋政府。


随着一、二军矛盾日趋激化,杨森计划乘对方不备,速战速决,一举击溃第一军主力。由于事出突然,刘湘闻之很是惊愕,他的幕僚李公度也劝谏道:"不能与一军轻启战端,杨森等如此骄横,你必失败无疑。"


刘湘的部将李树勋却支持杨森,他对刘湘说:"杨在为你打天下,如战胜,功归于你,战败,由杨负责,你又何必大惊小怪哩!"


刘湘一听,认为言之有理,遂同意杨森发起进攻。


7月9日,杨森正式宣布向第一军作战,并在告士兵书中夸口道:"田横五百,尚强海岛,少康三千,启夏中兴。本军有七十营之众,岂有不能消灭长衫军人乎?"


熊克武、但懋辛都是留日学生,系文人带兵,时称"长衫军人"。杨森则属于比较纯粹的职业军人,加上第二军的兵力也多于第一军,若发动突然袭击,在他想来,岂有不胜之理。


第二军先头部队星夜急进,然而攻入的却是一座空城,杨森这才知道熊、但二人早已有备。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停步,而是继续统兵猛攻。


战事爆发之初,第二军完全占据主动,第一军有计划地节节后退,半个月后撤到了杜家岩。

杜家岩乃是熊、但所选择的决战之地。他们之所以对在杜家岩反败为胜抱有信心,不仅是因为此地居高临下,利于阻击,更是因为一位能打胜仗的勇士已经来援。


熊克武起初并没有注意到手下这名勇士。直到在六年前的一次宴会上,他碰到了一名当地人称"阿医生"的德国医生。阿医生问熊克武:"贵部军官刘伯承近况如何?请代我向他问候。"


熊克武不知刘伯承为何许人也,只得含糊称谢。



录音小样通过,将预约录制、可获取相应的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