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报名

  • 电话:010-52855087
  • Q  Q:611988896
  • 新浪微博:星锋尚
  • 邮箱:611988896@qq.com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文化产业园B4-2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星锋尚> 行业动态 > 详情

一个配音演员的自我修养
@配音那点事

对于大部分看普通话配音的港片和动画片长大的内地观众来说,他们“耳中”的“达叔”和樱桃小丸子爷爷走了。

1月8日,台湾配音演员胡立成在台北逝世,享年75岁。此前,他是香港演员吴孟达的标准国语配音,由他担任配音的另一个著名角色是日本动画片《樱桃小丸子》中的爷爷樱友藏。

当天晚上,香港配音演员叶清发布微博悼念胡立成,一些媒体网站随后也发布了其去世消息,但和年轻的台前偶像们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转发评论相比,这位幕后工作者离世的消息并未获得太多关注。

毕竟看着“译制港片”长大的那一代大多已忙于现实生活,没太多精力花在社交网络上了。

在表达哀悼的蜡烛表情中,出现最多的评论是胡立成配过的经典台词。对于借此怀旧的大陆网友来说,当年香港影星的画面和普通话声音结合的港片已经成为一种情结。

这批观众基本是在“说”普通话的港片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1985年在大陆地区首播的香港电视剧“83版《射雕英雄传》”是很多人早年港剧记忆的重要一环,在那个电视剧资源极端匮乏的年代,大陆观众刚刚接受过早期《血疑》《大西洋底来的人》等引进的日美剧的洗礼,香港同胞第一次出现在电视上,还是1983年引进的《大侠霍元甲》。

香港同胞的电视剧需要重新配音才能在电视上播出,和今天的人喜欢看英文日文韩文原版的电视剧加以字幕不同,12英寸的小黑白电视再加以字幕那将是眼睛的灾难,配字幕也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当时的电子计算机还没有中文输入法,演员表都是手写。

香港的制作方雇请的国语配音演员大多是台湾人,这对内地的流行文化影响很大,“台湾腔”其实是跟着香港的面孔杀入内地的。配音演员是第一批港剧“传教士”。胡立成则是周星驰分舵的。

对于非粤语区的观众而言,萦绕在脑海中的周星驰和吴孟达对白,其实是配音演员石班瑜和胡立成的声音。一位网友在悼念胡立成的微博下面评论:对我来说,胡立成就是一定程度上的吴孟达。

1990年,周星驰和吴孟达搭档出演的《赌圣》大红,这也是胡立成担任吴孟达国语配音的第一部电影。此后的10年间,他和周星驰的国语配音石班瑜一起,包揽了30多部“星爷”和“达叔”合作的电影,塑造了辨识度极高的“声音形象”。

周星驰颇具个人特色的电影捧红了众多配角,擅长饰演猥琐阿叔、贪生怕死之徒以及悲情老男人的吴孟达,也凭借自己的表演才能走红。嗓音低沉的胡立成打造出独具特色的颤音,令吴孟达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配音的要求之一是声音要尽量和演员形象贴合。当被问到胡立成的性格中是否有和吴孟达的荧幕形象相似的地方,胡立成的好友、中影集团对白总监王蕙君说:“很多时候简直就是他本人!”在她看来,胡立成性格中的“冷幽默”和“粗线条”都和吴孟达的荧幕形象如出一辙。

胡立成的外号“大钢牙”就是他“粗线条”的最好佐证。在一次配音过程中,胡立成因为牙疼叫停工作,临时去医院,回来继续工作一会儿又喊疼,最后发现是拔错了牙。在配音团队同事眼中,“这种乌龙事发生在胡立成身上非常合理”。

除了自己经常“乌龙”不断,胡立成还热衷于捉弄同事。在某次工作开始前,配音演员们凑在一起看一则“连体婴儿分割手术”的新闻,一位并未围上来的工作人员询问手术情况,胡立成信口胡诌:“这个我很清楚嘛,就是我远程指挥他们做的”,随后照着报纸有模有样地讲起来,以至于后来这位工作人员对胡立成正职是医生深信不疑。

身为知名配音演员的胡立成入行其实很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没有配音专业,聚在一起的台湾配音演员们大多是因为“觉得这行很好玩”。而配音演员一直不高的酬劳也注定这个职业只能是“认真地玩”,大部分人都是兼职,只靠配音收入无法过活。

胡立成30多岁才入配音演员这行。在此之前他热衷音乐,有自己的乐队。王蕙君已经记不起胡立成为何转行配音,她对《博客天下》说:“大概是误打误撞的缘分吧”。 成为吴孟达的御用国语配音后,胡立成开工前不再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在旁人看来,他为吴孟达配音已经是“信手拈来”。

工作伙伴眼中的胡立成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除了“嘴不饶人”外,“工作态度很好,跟他讲哪里配得不好都会听,也愿意改,哪怕要反复配几十遍”,王蕙君认为,胡立成的这个优点在一些配音演员不听意见的现在显得尤为可贵。

比看着吴孟达长大的观众再年轻一些的,是看着胡立成配音的《樱桃小丸子》长大的观众。樱友藏是主角樱桃子的爷爷,是家里唯一一个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无条件支持、宠溺小丸子的人。此外,还常常和小丸子进行一些秘密约定,偷偷溜出去逛集市,或者凑在一起为了小诡计发出“科科科”的笑声,不时也会因为被小丸子暂时遗忘而感慨,完全是个老小孩。

通过多种媒体向社会推广本届大赛,宣布本届大赛正式启动,并根据大赛的需要,在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省会城市和有条件的地级城市建立分赛区,确认分赛区承办权,并与大赛组委会签署合作协议。

这种祖孙之间的隔代情,会让不少被爷爷辈带大的中国观众感同身受。小时候被爸妈训斥时得到过老人庇护的孩子都会在小丸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同样也对小丸子的爷爷抱有天然的好感。

角色本身在感情上就足够讨巧,胡立成担任配音时,将特有的低沉声线拉长变慢,让说话节奏更符合老年人。在影视剧当中给别的角色配音会被人觉得奇怪“这人发出的是达叔的声音”,但在二次元里出没,基本上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樱友藏的“老小孩”性格在胡立成身上也有所体现。胡立成的农历生日是八月十九日,比王蕙君早一天,王蕙君每年都会在十九日当天给胡立成打一个“生日电话”,唯独有一年因为工作关系忘记了,胡立成立刻打电话来质问:“是不是忘了什么?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啊?”这种小孩脾气至今让王蕙君觉得好笑。

俳句是日本古典短诗,小丸子爷爷经常把自己的心理活动总结为“友藏心之俳句”。比如:为了可爱的孙女,用光所有老人年金也在所不惜—友藏心之俳句。

在一次采访中,胡立成受邀用爷爷说俳句的口吻说一句话,如今听来令人感慨,他拖着声音道:“配音啊,搞不清楚哪个声音才是自己的—友藏心之俳句。”

相比于有真实人物外形的电影,配音演员对动画人物的塑造影响更大。胡立成对樱友藏的塑造是成功的,悼念的网友除了回忆吴孟达的经典国语台词,提到最多的就是“小丸子爷爷走好”。

和小丸子爷爷一样,胡立成被认为是个浪漫的人。“老婆半夜想吃什么,他都二话不说去买,夫妻俩很恩爱”,“对老婆好”是身边人对胡立成的普遍评价。“他老婆很漂亮的,”说到家庭,王蕙君开起玩笑:“我们常说他老婆是被他骗来的。”

但胡立成的晚年并不完满。从2010年开始,基本不再接配音工作的胡立成开始专心照顾患病的儿子。2013年,儿子因病去世,这让一直有腰椎疾病的胡立成身体状况每况愈下。2015年1月8日,出门已经必须依靠轮椅的胡立成因肺炎逝世。

在胡立成离世前一周,日本动画片《哆啦A梦》中的哆啦A梦粤语配音演员林保全离世。

在昔日的配音老人们老去的时候,港剧似乎已经不再需要配音了。字幕电视剧越来越多地被配上了字幕,高分辨率的屏幕上,无论50英寸的电视机还是5英寸的手机屏,字幕清清楚楚,普通话配音费力不讨好,不少人甚至专门去找原声版的影视。

一个老配音演员消逝,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走入暗夜,人们才开始念起他的好处来。胡立成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追悼会也是以基督教仪式举行。

“但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你们的耳朵是有福的,因为听见了。”—《新约•马太福音》